Keats'

We are all in the gutter,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stars.

半夜实在忍不住了就随便写写,以前从没写过TF相关,但是人机恋太萌作为一个苏妹我完全把持不住啊!!!
真的是人机,再说一遍真的是人机。ProwlX碳基!Jazz注意,好了我提醒三遍了,如果That's fine to you,
So let's Rooooooock!!!

Jazz住在一幢二层的小洋楼里,他的房间在二层,室友是个寡言少语的研究员,而他本人是个小有名气的DJ、酒保、驻唱歌手,随便你怎么说。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也许他不喜欢他的室友,意味着也许他没什么时间在晚上待在家里,意味着他的房间离地面大概有三四五米那么高——他没有费心量过,跟音乐比起来这都微不足道——意味着,他的窗口,正好跟他那台酷毙了的改过涂装的外星警车站起来差不多高。
星期三是个优美的日子,研究员室友早早地睡下了。Jazz从来不会这么早就钻进被窝,他坐在窗前,守着寂静的街道,就着月光写他新想到的乐曲。阴影挡住了光的时候他刚好点下一个长附点,有一只金属的手指敲了敲他面前的窗玻璃,轻轻地,敲了敲。
“你想出去走走吗?”Jazz 打开窗户,外面那个大机器人压低声音说,同时伸出一只手,垫在他打开的窗户外面。
Jazz笑起来,他看看那个大机器人,为了掩去身上的涂装,Jazz只有把它整个涂成白色,搞得他看上去像一块糯米糕似的。年轻的音乐家转过头去瞅了一眼熟睡的室友,“稍等我一下。”他说,探出头去亲吻了机器人巨大的手指,灵巧地跃下窗台,轻手轻脚地避过了每一块会吱嘎作响的地板,不一会拎了他的录音机回来。
“好了,走吧。”他又抓起窗台上写了一半的曲子,纵身翻出了窗台,把洞开的窗子留做自己回家的门。
下坠的感觉总是很美妙,尤其是当它正如一串流畅的琶音,总会停在该停的地方的时候。警车变回他的伪装形态,把Jazz丢上副驾驶座,发动引擎绝尘而去。爵士亲吻了他的操作台,然后赤脚踩在车座上,脑袋倚上车门。他们这对特殊的恋人不是时刻都能这么亲密,毕竟在旁人眼里这太古怪了。但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,谢天谢地,只有他们两个,不论发生什么都是他们的秘密,没有第三个人,或者汽车人会知道。Jazz把手放在警车的手刹上上,也许不会有别人相信,但那里是有体温的,就像女孩的手。白色的月亮挂在天空,街道上悄然无声,群青色的远山在夜色里凝成深黑色的剪影,天地间的一切都为他们沉默。
Jazz满足地笑起来,用空闲的右手拧开录音机。

刷个小片段,我爽了,这俩人(车?)要是这么谈恋爱我简直死而无憾。
还有梗后面再刷吧,希望我没OOC。
要是我OOC了,不要犹豫,砸醒我。
哦对了这里是老夫老妻款,不是新婚夫妇款。人类嘛,大概也就只有那么一两个地球年可以新婚夫妇一下咯(笑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