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ats'

We are all in the gutter,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stars.

【翻译】来自前线的两封信 by.zungenleid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721336/comments/24092621

授权:

简介:巴基给史蒂夫写了一封公开的信和一封秘密的信,史蒂夫都找到了。

 

 史蒂夫•罗杰斯收,来自詹姆斯•布坎南•巴恩斯下士。1943年春。

亲爱的史蒂夫:    

希望【删除】一切都好。这里冷极了,而且好吃的也不多,妹子们都长胡子,体味重得吓人。总之不怎么合我胃口。

很抱歉,我这么长时间音信全无,但是那是因为这边来了一封勒索信【删除】和【删除】。除此之外,最近到来的车队掉进了河里,天太黑了,司机看不清街道,就这么笔直地冲进了水里。我敢打赌,一旦我们输掉了这场战役从这地方开拔,那些泡菜客*就能开得一手好枪了(他们才不能),而我们则【删除】(这些都要过审的。你要是猜不出这个词:你展览会那天说的,我会在前线做的事。)

我们在【删除】前都待在这儿,等待我们的管他什么人发出的随便什么命令,但是迄今为止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们都无聊透了。团里一对来自布鲁克林的年轻人和我聊起在老家见到的那些舞娘,以此打发时间。在我的追问下他们终于讲了实话,其实他们谁也没坐过科尼岛的摩天轮。

等我回去之后,你也搞定了一切,我发誓,我会请你一起去。

每个白日都充斥着暴风雨前的宁静,我们忙着打牌和捡柴,好让营火不致熄灭。你多半不会想待在这儿,寒冷会顺着你的衬衣爬上来,钻进里面赖着不走,不管你做什么。房子里面天气如何?昨天一场风暴撕裂了帐篷的底部,我们不得不在午夜时分顶着风暴另外找个营地【删除】暂代。这是支强行军,年轻人们心情不错,新营地的装备比原来的更好。感谢这天气。

当我们白天必须继续行军的时候,我们有时候会听见上空飞机的噪音,但除此之外全无战争迫在眉睫的实感。有人说:【删除】

我猜,他也许是对的。(为防和谐,这里是说:天佑美利坚,总统万岁,星条旗永不落。但愿我的爱国主义思想能使您信服,我的先生)。

自此之后我就在想,你会不会喜欢这里。这里的风景与咱们那儿大相径庭,而且不仅如此,因为它正被炮火撕碎。你会想要画画这个场面的。那些泡菜客一定能理解,要是他们不理解,我们就开枪,打到他们理解为止,你觉得怎么样?
我了解你,这不太可能。

见到我妈和我妹妹的时候,替我向她们问好,好吗?我当然要提到她们,要是我一字不提,她们准又会生气了。

    我明天再写给你。

巴基

 

*. 原文krautfesser,kraut意为酸白菜,fesser指那些很能吃的人。不知道别处对这种人怎么称呼,我们这边方言叫xx客(读作kei),就翻译成泡菜客了。这里应该是指德国人。

詹姆斯•布坎南•巴恩斯的私人资料里找到的(史蒂夫•罗杰斯队长于1944年秋巴恩斯死后)

史蒂夫:

   抱歉我撒谎了。根本没有什么勒索信,我停笔,是因为我不知道再该写点什么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,时间只是在血与火,还有日复一日惨无人道的暴行中悄然流逝。

   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,我因恐惧而颤抖不止。我再也无法入眠:我们都是这样。

   我该怎样书写那份恐慌,每天,当我看向镜子的时候,我看见深渊在我眼中留下的痕迹。我已经失去希望,而且每天都向绝望滑去更深。

    那些年轻人们说的、铁定要被涂黑的句子,讲的是“战争不仅仅发生在前线,后方也是一样。”吉米趴在满是死去的德国和法国士兵的战壕里,这样说。有几个人吞枪自杀。那天晚上我们的笑声都卡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匍匐而行,在衣物里停驻的的并非寒气,而是战争本身,是赤裸裸的,黏着的恐惧。它们紧扼住你的脖颈,厚重的黑色血液从脖子上的伤口流出来,沿着你的手臂滴滴答答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向你述说这一切,史蒂夫,如果说我还知道点什么,那就是你始终在努力尝试,想要到这前线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我打心眼儿里为你不在这儿这件事感到高兴,这样你就不必看到这一切的苦难。这是这里唯一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我还是要再一次许愿,希望你能在这里陪着我,用你无尽的勇气、你的信心和你坚冰一样的固执,驱散前方的阴霾。

    我是个胆小鬼,史蒂夫,我在这里,在血与火之间,终于认清了这点。我太软弱了,竟希望你在这里,这让我感到羞愧。然而若你在这里,我会能感到如释重负。自然,连恐惧也退去,它们已扎根我的心底,只有你才能将其驯服。

    若你在这里时,我敢蹈地狱之火。我担心没有你,我会独自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我爱你,史蒂夫•罗杰斯。这件事在我心里日渐清晰,又在阴暗处匆忙掘出坟墓。

    这太荒谬了。我居然写了下来,我原本甚至不打算说的。要是我想对你说,我就不会写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听见防空警报响了。

    也许我今天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,我明天还能给你写信。

巴基

 

 

评论(3)

热度(14)